亟待突围 2018十大汽车出行公司盘点

途歌TOGO北京总部被前来退押金的用户所包围,巴歌出行、友友用车、EZZY等曾经颇具热度的共享汽车平台也悄然退出了市场……你手机里曾经装过的快的、优步、神州、易到等等打车软件,还有几个是依然在频繁使用中?这些软件便利了我们的出行生活却也一茬又一茬地被取代,2018年接近尾声,我们来为大家盘点一下,从规模到投入,在行业中主流的汽车出行公司都有哪些,这一年里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一分钟读懂全文:

1、汽车出行平台前三强公司体量巨大,滴滴出行以5.5亿用户注册数量牢牢占据了市场的大半江山。

2、依托于车企的车辆可控成本,布局汽车出行公司成为对抗车市销量下滑的又一利器。

3、创业企业面临重资金、重运营的巨大压力,众多企业不堪重负,资金链成为生存危机的第一道关口。

汽车共享的大概念里,包括新兴的顺风车、网约车、分时租赁、P2P租车,以及传统的经营性租车等业务模式。根据官方公布的注册用户数量、车队规模,我们筛选出了十家主流汽车出行平台,主要分为三种类型,分别是占据主体地位的网约车前三强,日益增多的整车厂背景出行平台,和聚焦细分业务的创业型平台。

● 前三强公司占据主体地位

谈到共享出行,人们首先想到的还是滴滴出行、神州租车、首汽租车这样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的出行平台,根据最新数据显示,滴滴出行的用户注册人次已经超过5.5亿,是目前国内已知体量规模十分可观的出行车企,首汽租车以及神州租车则成为注册人次分别超过2000万和1000万的出行公司。

从简单的数据规模来看,滴滴出行无疑占据了较为重要的主体地位,不管是国内覆盖城市规模还是车辆投入方面,滴滴这家迅速崛起的“独角兽”公司都令人叹为观止。此前滴滴百亿资金规模的烧钱大战开始收效,从把Uber挤出中国市场开始,滴滴就汇集了网络系统、手机支付、大数据计算能力、导航功能、融资体系与一体的支撑力量,投资结盟Lyft、提升产品竞争力、推出多样化服务体系,滴滴走的每一步似乎都恰逢其时。快车、拼车、顺风车等多种运营模式也可以说为我国消费人群的出行模式带来了新的改变。

然而进入2018年,滴滴顺风顺水的日子似乎打了个折扣,非法运营、补贴烧钱导致的恶性竞争、顺风车事故等等意外事情层出不穷,交通运输部甚至连续五天发文抨击网约车平台乱象,直指安全事故背后引爆的运力难题,随着政策的不断完善和监管能力趋严,滴滴首当其冲成为重点关注对象。从2016年开始盈利的顺风车部门就此腰斩,由此折射出更大的网约车合规压力,为滴滴的平台组织架构和安全问题蒙上了一层阴影。由于监管政策的高压,滴滴、美团打车等出行平台也纷纷取消地方补贴,受此影响,企业未来也将更加聚焦运营方向,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诞生于神州租车扩展业务的神州专车监管系统则较为健全,“专业司机、专业车辆”的专业模式也令这家平台的服务更加高端,同时,价格也相对较为高昂,一般不会成为普通工薪阶层日常通勤的出行选择。

另一方面,首汽租车的司机持有从业许可证件,不需缴纳份子钱、油费和维修费用,具有国有背景的首汽租车,旗下车辆全部为政府许可的出租运营车辆,在安全性上也更加有保障。新的企业在不断进入汽车共享出行行业,但却并没有潜力股脱颖而出,出行平台几家独大的局面一时间无法被打破,想要在这一行业分割市场份额,切中用户需求成为当务之急。

● 整车厂纷纷加入出行平台

在汽车出行行业中,有一类公司具有天然的车辆成本可控优势,背靠汽车销售这一有利局面,车企只需承担较低的维护成本,即可实现较强的风险抵抗力。上汽、北汽、吉利等车企也纷纷入局,到2018年底,平台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局面。

『曹操专车、盼达用车、EVCARD和华夏出行主要运营车辆』

吉利控股集团的曹操专车、上汽推出的EVCARD以及重庆力帆控股的盼达用车,还有北汽集团华夏出行,均属于车企布局出行平台的案例。诸如盼达用车相关负责人强调,自2016年起,盼达用车就开始联合芝麻信用免押金政策,平台96%用户采取信用授权免押金用车,2018年11月,公司还和京东小白信用以及中信银行进行合作,进一步扩大了信用免押范围。但我们也应看到,共享汽车之所以迟迟不能盈利,烧钱补贴成为一大支出,盼达用车、曹操专车、以及EVCARD都面临着如何尽快盈利的棘手问题。

临近年关,车市2018年全年销量已成定局,如何在销量下滑的中国汽车市场中杀出一条血路,布局出行平台显然是对新业务的不懈探索,车企往往也是抱着试水的心态进行尝试,在汽车市场渐趋成熟的今天,中国庞大的出行市场潜力也被车企所关注,自2015年以来,上汽、北汽、奔驰、宝马、戴姆勒等车企纷纷加入这一新兴行业。

互联网+新能源模式成为众多车企布局汽车出行平台的公认模式,如吉利旗下的曹操专车,就专注以吉利帝豪新能源(参数|询价)为主要运营车型,公司不仅为司机统一配车,更在入驻之前就进行严格的面试审核,并定期对司机进行心理培训和咨询,可以看出,在汽车共享出行监管力度日益严格的今天,车企在布局汽车出行平台方面也显得更加谨慎了,当然,我们也可从中看出车企布局汽车出行的野心。

● 聚焦细分业务创业公司

创业公司尽管势单力薄,但在2018年以来迎来的不小的增长和扩张,网约车平台牌照数量也在不断激增中,行业在一片欣欣向荣的飞速发展中也不可避免的迎来了机遇与挑战。拥有9000万注册用户的嘀嗒出行近些年来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正体现了创业公司初生牛犊的如虹气势,从顺风车到出租车,嘀嗒出行可谓另辟蹊径,为淹没在汽车共享出行平台之中的出租车司机带来了信心。

也许是受到车企布局汽车出行平台的竞争压力,也许是融资过程中出现了资金难题,重资产、重运营的创业出行平台公司往往面临着比车企更加严重的生存危机,想要打开市场,势必要投入大规模的资金进行车辆铺设,人工运营成本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在企业试水的同时,投资人也在尝试性投资的边缘来回试探,一旦亏损无法得到缓解、融资难以为继,押金就成为了压死共享汽车出行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同样难过年关的还有易到用车,受牵连于乐视负面新闻的影响,易到用车近日来不断传出资金链断裂的危机新闻,尽管官方一再否认,声称公司融资正常,不存在资金链断裂的危机,并将启动IPO计划,但司机提现难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问题。从乐视到韬蕴资本,易到用车这家曾经名声大噪的“独角兽”公司,不但没有和滴滴、神州等龙头企业平分秋色,反而一步步深陷泥潭,管理层的内斗事件甚嚣尘上,公司运营却未见起色。易到用车似乎再也不是那个敢向滴滴宣战的汽车出行公司了。

距离2018年结束还有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不论是从创业公司成长起来的行业巨头,还是整车厂背景的出行平台,亦或是还在萌芽期的创业公司,汽车出行平台迟迟未能盈利,就是对这个行业不成熟的最好注解,如何在满足消费者出行需求的同时解决公司的盈利问题,是当下每一家企业需要思考的当务之急。

编辑有话说

2018年里,汽车出行平台经历了培育期的成长、转型中的阵痛,还有潮水退去之后的艰辛,作为共享经济中极为重要的一环,我们能够看到汽车出行市场的潜在价值,但也同时要看到它背后所潜藏的危机与压力。推倒共享出行的第一块“死亡”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友友用车、EZZY、巴歌出行等都成为这个行业的“牺牲者”,曹操专车、EVCARD、华夏出行等公司则后发先至,在出行市场中,滴滴出行曾经在巅峰时期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而如今,这一局面渐渐开始被打破。清洗并不是一件坏事,在机遇与挑战中,拥有实力的企业最终将在这个市场中站稳脚跟。

首页体育